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欣赏奇石小品组合

 
 
 

日志

 
 

中国传统山水文化与观赏石鉴赏  

2013-03-11 17:42:17|  分类: 奇石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传统山水文化与观赏石鉴赏 - 青海奇石小品组合 - 青海奇石小品组合
 
中国传统山水文化与观赏石鉴赏 - 青海奇石小品组合 - 青海奇石小品组合
 
中国传统山水文化与观赏石鉴赏 - 青海奇石小品组合 - 青海奇石小品组合
 
中国传统山水文化与观赏石鉴赏 - 青海奇石小品组合 - 青海奇石小品组合
 

       中国画尤其是山水画是与西方绘画迥然不同的绘画体系,二者之间的最大差异是中国画的哲学性和精神性,这已经得到大家的普遍认可。其真正悟“道”的境界,是“从心所欲不逾矩”的中庸自如之境,是“物我两忘”的“逍遥游”,是明心见性后的自然与空灵……能够达到和进入这样的境界,便永远不会缺少艺术创新的灵感,这原本就是最伟大的艺术家所具有的心灵和创作状态。
   
       山水画的创作过程是画家“畅神”的过程,更是画家“以形媚道”的过程。而从其真正诞生之时起,便与中国哲学中最核心的“道”的精神紧密相连:“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以老庄思想为核心的道家哲学崇尚自然山水,在这里,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一种心灵相照、气息相通的所谓“天人合一”的关系。韩拙《山水纯全集》中认为:“默契造化,与道同机”;而庄子心目中的神人居“藐姑射之山”,“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则更是一种心游万仞的自如之境。老庄哲学,是中国山水画最重要的哲学基础,历代山水画家几乎无一不受其影响。

       将空理与山水融合起来进行阐发更是中国佛教和禅宗的一大特色。佛教徒们“性好山泉,多处岩壑”(《高僧传》)。建于深山之中的寺庙已经成为中国山水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而对山水的亲近不仅有利于僧人们的修悟,也是他们具有较高审美感受力的表现,于是中国山水画史上便有了王维和诸多卓越的画僧。

      透过以上对儒道释哲学与山水关系的简单梳理我们不难看出,三者对山水的态度有着本质的相通之处,即都乐于从山水中得到审美愉悦,并且将山水大美与主体人格塑造和人生境界的不懈追求统一起来。而在山水文化基础上诞生的山水画,“以形媚道”,实际上是提供了一个切入传统文化和中国哲学精神的最佳途径。有人将人生的四种境界概括为: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和天地境界。而建立在“天人合一”哲学基础上的山水画,实际上正是为山水画家创造了一个走向“天地境界”的通道,并且为山水画的欣赏者提供了一个深邃而广阔的体验“天地境界”的审美空间,它可以让欣赏者“澄怀观道”,得到审美愉悦的同时实现主体人格的超越。毫无疑问,山水画深刻影响和熏染着中国人的审美品格、生活方式和民族心理、山水画精神的传承直接关系到中国文化精神的延续和发展。

       中国山水画是中国人文情思中最为厚重的沉淀:游山玩水的大陆文化意识;“以山为德、水为性”的内在修为意识;“咫尺天涯”的视错觉意识;这些构成了山水画演绎的中轴主线。而从山水画中,我们可以集中体味中国画的意境,其精髓包括:“师法自然”、“写意风格”、“六法论”、“三远法”、“主次分明”、“疏密有致”、“虚实相生”、“动静皆宜”、“藏露互补”等创作原理与创作手法……

       画山水重在表现山的厚重,关健是画出山水的气势,以体现出山水画厚德载物的思想精神。清王概《芥子园画谱》收集整理了历代山水画大家和评论家的精辟论述,归结起来,一是讲究“气韵生动”,二是讲究“气势恢弘”。所谓“气韵生动”是指整体画面构建要生动流畅,不单一呆板,给人以吸引力;要将山石、云雾、泉水、树木各种景物合理搭配布局、笔墨渲染活泼生动,层次分明。所谓“气势恢弘”是指峰峦叠障,画面宏大,给人以震撼力,通常以雄伟挺拨的“高远”构图、全景式展示的“深远”构图,来表现其山峦的气势。当然,山水画也出现了南方平淡恬静的水乡平原风光山水。值得一提的是:山水画从点到线、从细微之处到浑然整体,必须要籍笔墨之功来呈现俊逸超拔的“气韵生动”:笔墨不仅仅是技术、是中国符号;因为与中国传统文化的本质精神相通融,笔墨的世界是一个无限广阔和自由的空间:我们可以从中感受到“气”的流动、体味到“韵”的节律,从而使得整个画面混沦灵动,透露出强烈的音乐性,传达出象外之意,韵外之味;由此也可以让我们领悟:其实山水文化、山水画与中国哲学、诗歌、书法、建筑、甚至音乐、舞蹈等,都有着“外形、内神”的紧密的联系……需要指出的是:当前时代尤其需要汉唐的豪气、猛气、大气、厚气、健气,需要阳刚的正气!
   
       荆浩提出了中国山水画的“中心全景”模式:相传其《匡庐图》主峰置于中轴线上,视点可用“上突巍峰,下瞰穷台”加以形容。依据主轴线,“主次、错落、勾连、参差、远近、高下、虚实、藏露”等等范畴均关联演绎。被称为“宋画第一”的范宽,得“山之骨法”,其《雪景寒林图》则被称为天上神品,而《溪山行旅图》则被徐悲鸿评为“中国所有之宝者吾最倾倒者”;其峰峦浑厚、势壮雄强、落笔老硬、与山传神的风范,把北宗的壮美之境推于极致。被一些人称之为“古今第一”的李成,气象萧疏、烟云清旷、毫锋颖脱、墨法精微;其独擅的“平远”风格,朝野珍视。

   
       “皱擦”是山水画特有的笔法,学山水画,画好皱法是一个重要课题!通常讲山水画的笔法除勾线外,最核心的就是皱法,也可以说,不懂皴法就不懂山水画!石涛说:“笔之于鼓也,开生面也;山之为形万状,则其开面非一端”。意思是说,画家笔下的皴法,是为了表现山峰的面貌,但是山的形状千变万化,所以表现方法就不止一种,这叫做“峰与皴合,皴自峰生”。各种各样的皴法,是画家根据山峰不同的形与质而创造出来的,比较典型的如:

       【扳麻皱】由参差松软的条形墨线组成,用笔要灵活,皴擦并用,注意浓淡干湿的丰富变化。这种披法常用来表现土质山,或质疏松的岩石。董源多用披麻皱描写江南山水,淡墨轻岚,不装巧趣,具有浑朴自然的风格。元代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披麻的运用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

       【斧劈皴】李思训所创之勾听方法,笔线遭劲,运笔多顿挫曲折,有如刀砍斧劈,故称为斧劈皴。这种皱法宜于表现北方质地坚硬、棱角分明的岩石。唐代的青绿山水多勾所而少破染,南宋的山水画家以斧劈披用于水墨山水,加重了披染,出现水墨苍劲的风格。其中笔线细劲的称小斧劈,笔线粗阔的称大斧劈。

       【雨点皴】亦叫豆瓣披,为长点形的短促笔触,常用中锋稍间以侧锋画出。它能表现山石的苍劲厚重。在画史上运用雨点披的成功范例是北宋范宽,他的皱法被人称为“枪笔”,他的山水具有“峰峦浑厚,势状雄厚今的独特风格。

       【云头皴】笔多屈曲迂回,向中心环抱。如“夏云多奇峰”,故称云头皴。这种效法创自北宋山水画家郭熙,他的山水烟云隐现,奇峰多变,“独步一时”。

       【荷叶皴】皴笔从峰头向下屈曲纷披,形如荷叶的筋脉,故名。用来表现坚硬的石质山峰,经自然剥蚀后,岩石出现深刻的裂纹。当你远望黄山的莲花、莲芯二峰时,可以看到偷叶效在自然界中的情景。

       【米点皴】这是北宋书画家米芾,米友仁父子所独创,它是用饱含水墨的横点,密集点山,泼墨、破墨、积墨井用,最能表现江南山水间晨初雨后之云雾变幻、烟树迷茫的景象。米芾的点形阔大,称大米点,米友仁画出的点形略小,称为小米点。

       【墨块皴】这是现代山水画家陆俨少所创造。古人也有用大块水墨的,但多以点拓远山或拖出沙岸、浅渚,未曾入皴。陆伊少则以大块水墨作为皴法运用,收到了峰峦厚重,云气蒸腾,水墨淋漓,大气磅酵的艺术效果。除此以外,其他皴法还很多,全由画家活用,并且因为皴法是从大自然中提炼得来,有的画家完全以自然为依归,用自己创造的表现方法加以描绘,那就看不出具体用的哪种皴法了。
   
       “疏密有致、藏露互补、虚实相生”:正所谓“孤阴不生、孤阳不长”;山水画景观是由两部分组成,其一是由一些实体景观元素构成的实体空间,其二就是“虚无空间”。实体比较容易受到关注,而虚空间往往容易被忽略”。老子在《道德经》中的第十一章也说: “…… 故有之以有利,无之以为用也”,就是说,实体 “ 有 ” 之所以给人带来物质功利,是因为空虚处 “ 无 ” 起着重要的配合作用”。由此可见,“虚空”在山水画里的重要意义:从某种程度上讲,没有灵悟这点的,也很难领悟透山水画的至高境界!
   
           结语:“山川之美,古来共谈”,然而“观山亦如读书,随其见趣之高下”,有多少人在登山临水的过程中还能够“触发道机”???“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听止于耳,心止于符。气也者,虚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可以说,不能体悟庄子的思想,就很难进入山水画的境界。按照庄子的观点,不能以“听之以气”的虚静之心作审美观照,就不能欣赏“天籁”大美。实际上,书画之妙,当以神会,难可以形器求也。不能“听之以气”自然也就不能与自然山水完全合一,也就不能明白和感悟山水画的“奥理冥造”,于是只能更多的“指摘其间形象、位置、彩色瑕疵而已”,最终也就扩大了与山水画的隔膜。对画家而言,作品永远是最有说服力的语言,只有在对中国哲学和美学精神深刻体悟的基础上,通过自己的创作,不仅表现天地山川的自然之美,还表现出画家的秉赋、襟抱和人格境界之美,从而让人们在山水画面前产生感动,产生震撼,产生共鸣,感受到艺术之美,进而感受到山水之美以及中国人生生不息感天悟地的人文精神之美,重新建立与山水自然的亲近与和谐的同构关系,最终深刻体验中国哲学的“天人合一”之境,感受“天地境界”,实现人格和人生境界的自我超越,这才是山水画和山水画家应该承担的历史使命。从某种意义上讲,一个中国艺术家的艺术历程,就是“以心求道”、“以艺合道”的过程。而对“奇石”的鉴赏、品悟过程也是如此……


       秀水给人以“灵气”的话,那么山石则给人以“骨气”。做为聚集天地灵气、经受了亿万年岁月风浪揉搓的奇石:它优美、端庄、玲珑、剔透;它刚中带柔、流动的曲线,让人想起水的波纹;但又柔中见刚,笔立似的身躯和坚强傲骨,令人想起不可侵犯的勇士;丰富的内涵和外延,更可使智者从“奇石”中领悟天地哲理、而仁者取其俏皮与幽默之意。它们不但可以创造出幽静深邃的山林景色和雄奇、灵秀、朴野、飘逸的各种山境、再现出山的自然秀美和神韵气势;而且,最终达到“一峰太华千寻,一勺江湖万里”的写意意境。置身于园林中,它们犹如三山五岳、百洞千壑、远近风物、咫尺千里,隐隐然有移天缩地之意,幽幽然得山水之真谛!站在那一峰峰动中有静、静中有动的奇石面前,你能听到远古岁月苍凉的歌谣,听到江河湖海风浪拍击的涛声。那是大自然亿万年鬼斧神工铸就的雕塑呵……

       奇石自然天成、永不重复,是叠置假山、建造园林、美化生态、点缀环境的最佳选择,是一劳永逸的环境工程。它置于园林中,有的盘拗秀出,有的端严挺立;它时而与芭蕉为伴,时而与绿水相映,时而藏于小院一角,时而又落落大方地站在路边。多少年来,石头给人的感觉一直是冰凉而没有生命的,而在园林中,一尊尊的奇石石在绿树藤蔓的掩映下,则仿佛都有了生命……

传统山水画与苏州园林艺术之比较:
    中国传统山水画与江南古典园林被称为“姐妹艺术”,它们在一些创作手法和思路上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为了方便更好地理解和领悟中国传统山水文化与艺术精髓,在此做个简单的比较:
    1、艺术境界:园林讲求“寓诗情画意于自然景物之中”,而山水画强调既要真实描绘自然景物、又要抒发作者的情感。可见,二者都要求创造情景交融、寓情以景的意境。
    2、含蓄美:两者都注重“含蓄美”:园林布局曲折自由,常用假山、小院、漏窗作屏障,适当阻隔游客视线,使人们几经曲折才能逐渐见到园内全貌,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这样游客感受到的意境更加含蓄深远。而好的山水画在表现手法上也要善于“隐藏”,注重高地远近、虚实阴阳相间的“含蓄美”。
    3、追求“自然曲线美”:两者都强调自然,园林以自然为美,山水、建筑、植物配置都不按直线排列,姿态自然弯曲,力求避免人工刻意痕迹约束。而山水画表现山峰树木花卉更讲究形态的潇洒自然、布局洒脱自然,而忌讳刻板规则。
    4、空间处理:小中见大。两者在空间处理上都采用“小中见大”的透视手法。园林常用假山、建筑、廊、墙来分隔空间,还采用借景的手法,在有限的范围内创造无限景色;同时,园林中的假山池塘,浓缩了大自然奇山秀水之美,漫步庭园树石之间,仿佛置身于山林之中,这与山水画“咫尺山水蕴千里江山”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5、两者都与传统文化观念有着紧密联系:山水画要求使自然山川和画家的意念合二为一,这是受到“天人合一”的道家思想的影响。而园林在山水、植物等自然景物之外,又引进了建筑、文学等各门艺术,把人工美和自然美巧妙地结合起来,它也是受到了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以及儒家、道家思想的影响,所以创造出了“崇尚自然而妙造自然”的自然山水式园林。

  
中国传统观赏石的本质,是天地大自然崇山秀峰峻岭的艺术浓缩和写意象征;而“玩石、赏石、悟石”,其实就是通过奇石的巧妙布设,在园林或房舍的有限空间里,凝天缩地凭空营造出大自然壮丽山川的“灵奇”意境,随时品悟高山“阳刚、坚挺、厚重、沉稳、高阔、幽深、空灵、秀美”之气,最终达到思想、道德、精神的修养与升华……此正所谓“园无石不秀,室无石不雅”是也!
   
       “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跟自然中的山川一样,现在市场上被称为奇石的石种越爱越多且杂,但真正“形、质、色”兼具、符合“中国传统艺术审美意趣”的“天然美石”寥寥无几,甚至如凤毛麟角般可遇而不可求!其实,每一件“天然美石”,都是聚天地精华、集亿万年天地灵气、鬼斧神工所成的天然艺术珍宝!其神韵通灵、意境深幽,堪称无声的诗、立体的画,其艺术欣赏性媲美任何名家作品有过之而无不及!而论不可生产和不可复制性,后者却完全无法相提并论:作为一种不可再生的资源,随着人们千余年来的不断发现和采掘,观赏石资源已经基本面临枯竭,有些珍稀优秀石种已经绝迹,上好的美石难得一见,其珍稀程度甚至远超过宝石翡翠玛瑙等。从这个角度讲:“天然美石”其实是真正“可遇而不可求的、无价天然艺术珍宝”!!!

  美:赏石要符合艺术、尤其是中国传统山水画艺术的审美意趣,整体布局合理、比例协调,形状、线条优美,色泽鲜亮或纯净,质地细密并尽可能温润,意境“博大、高挺、稳重、幽深、清静、灵奇、秀美”……注:详情请结合先人“皱透漏瘦奇雄”的总结,静心参读前“中国山水画和江南园林艺术”等文,相信会对传统艺术审美有更多领会。

  唐代一些著名的诗人、文学家:如杜甫、刘禹锡、白居易、张祜、陆龟蒙、皮日休、杜牧等,都非常喜欢奇石,为此赋写了大量的诗文,据《素园石谱》介绍,诗圣杜甫曾收藏一方奇峰突兀,意境幽远的“小祝融”,“祝融为南岳衡山五峰中最为高峻者”,可见诗人爱石之心。唐代文学家白居易晚年居住洛阳,“阁前叠石,堂中藏石”,在杭州得一方“天竺石”,在苏州得五方“太湖石”置于家中。他在《草堂集》中写道“聚拳石为山,环斗水为池,其善山水,疲痴如此。”

        大诗人欧阳修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这句名言道出了人与自然,人与奇石的关系,揭示出中国石文化的精神内涵和人文特征,为自然景观与赏石文化心态的形象写照。在文人雅士看来,真正清雅的赏石就是自然的一部分,是优美恬静的自然景色的具体体现。这种“赏石的自然化”,或“自然的赏石化”,是以天人合一为主要特征的中国传统文化,是在赏石文化中的表现。它强调的是和谐,融洽和沟通。是“物我为一”和“物我两忘”。
       “吴带当风”的盛唐画圣吴道子(名道玄),也兼写山水,以画蜀道,怪石,崩滩为乐。同时代的著名山水诗人王维,也是一位著名的山水画家,其画山水平远,云峰石色,绝迹天机,尤其怪石质感,笔踪措思,参与造化,非绘者之所及也。唐大画家阎立本在《职贡图》中所绘奇石珍木,更是备受历代文人的的捧赏。
        这一时期的文人通过藏石,赏石,画石,写石,提高自身的修养。白居易就提出了“爱石十德”:养情延爱颜,助眠除睡眼。澄心无秽恶,草木知春秋。不远有眺望,不行入岩窟。不寻见海浦,迎夏有纳凉,延年无朽损,弄之无恶业。
        宋代,国势渐衰,文人、士大夫的心态,由唐人之外向型为主转为内省型为主。由于奇石艺术是一种发现型、赏玩型、内省型的艺术文化,赏石风气同样达到了痴迷的程度。这时期具有代表性的人物有苏轼,米芾和刘松年。
        宋代画家刘松年,尤好怪石、山野,曾绘《醉僧图》,图中绘一解衣坦胸,醉卧山石之上的醉僧形象,其周围林间山石,微妙逼真,画的自然奇石更显古朴和坚实,较好的表现了醉僧狂放的性格。而作为宋代出现的两个中国赏石史上最富有传奇色彩的大艺术家苏轼和米芾,更是被后人传为佳话。
        苏轼,号“东坡居士,藏石,玩石的胸襟就和他的性情一样豁达磊落。”对各种山水景色,及纹理石、色彩石,象形石等都是随兴所至,随兴赏玩,并没有什么约束。曾在湖北黄州“齐安江上游的美石”扬州的“一白一绿”两石,自夸及“希世之宝”。在惠州湖口朋友李正臣家里,见到一块异石,奇峰耸立挺伟,如峥嵘巨峰,其下委婉曲折如低洼深谷,势如九华山,为其题名“壶中九华”,并大发诗性“五岭莫愁前峰外,九华今在一壶中。”东坡颇想用重金购买,以此石为件,之因行色匆匆未果。当然,他一生中有许多藏石,最著名的有“雪浪石”、“小有洞天”、“沉香石”、“石芝”等等。
        米芾是北宋著名的书画家和赏石家,其书法圆韧遒劲,气势飞动,与蔡襄,苏轼,黄庭坚合称“宋四大书法家”。他的“米家山”画法,以不趋时尚,变古创新而擅名。其藏石、赏石、论石、更是至今仍为人们津津乐道。他的“皱、瘦、露、透”四个原则,作为评判“孤赏石”、“供石”的标准和要求,尤其是成为品评太湖石类奇石高下优势的“尺码”。宋代赏石的蓬勃发展,与文人雅士们的推波助澜是分不开的。当时著名的文人,如范成大、叶梦得、陆游、杜绾、赵希鹄等都是当时的藏石赏石名家。尤其是杜绾的品石专著《云林石谱》的出现,是宋代赏石文化全面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标志。
        元代的文人学士秉承宋人雅好奇石之遗风。以藏石、玩石为时尚,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赵孟頫、管道升夫妇、朱德润、张雨。他们或书法、或山水画、或诗文在当时均有极高造诣。生平最仰慕米芾为人,同时蓄石为乐。尤其是元代画家朱德润曾经仕途得意,俸禄丰厚,跻身社会上层。可是他曾经向往“泉石啸傲”,“鱼樵隐逸”的自由生活,他舍不得富贵荣华,又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得不到满足,就寄情笔墨,通过山水泉石的绘画来满足他画中情怀。他的《林下鸣琴图》表现了士大夫闲静乐天的风情雅致。松荫疏林、清风石坡、高士抚琴、侍童洗砚、渔翁垂舟、风和日丽,令人心旷,仿佛纤尘不存,忧思不染。


  到了明清,更是赏石文人“甲天下”。总的来说,古代文人注重精神层面的灵犀相通,表现在石文化精神与各种艺术在情感心灵层面上的契合和共鸣。可将其表现归纳如下:
        1、强调兴会感悟。“石道、书道玄妙,必资神遇,不可以力求也;机巧必须心悟,不可以自取也”,其中之妙必有神悟,当以神会。2、强调意趣性灵。藏石、玩石能养气亦能助气,如同书法,“贵乎气韵,气韵者非云烟雾霭也,是天地间之真气”。3、修显个性。人之心性,往往于藏石中自然流露,一方奇石则能表现藏家的个性和风格。4、玩石强调超尘脱俗。妙化自然,外师造化,终得心源。甘于淡泊,心境清虚,不受名利所诱。5、强调审美愉悦,注重美感。从石中阅得快乐和美感,以养性情。达到“涤烦襟,破孤闷,释躁心,迎静气”。6、强调情感宣泄,求得精神的解脱和心灵的慰藉。在赏石的过程中,把酒,抚琴,赏画,赋诗。注重心境的恬静,情怀的畅达,精神的自由,身心的愉悦。同此,人们将赏石作为情感宣泄和慰藉的手段。
        清代有个鉴赏家名叫石成金。他是一个富有情趣,悟透人生,懂得生活的人。对世俗民情有很深刻的了解和把握。对酒、对石有着独特的品味和感受。他认为,人生美好的境界之一,正如宋代著名的理学家邵雍诗中所讲:“美酒饮教微醉后,好花看到半开时”。石成金认为赏石与饮酒相仿。一是放虑,就是能够让人摒弃人生的烦恼和忧愁,忘却富贵荣华,功名利禄等一切身外之物。二是娱心,能让人身心愉快,脱身于愁城欲海,欢快异常。三是缓酌,如同饮酒,需慢慢品味雅石的韵味。四是微醉,达到“美酒微醉后,好花半开时”的神游状态。五是通过清歌,赋诗,抚琴等助兴方式,使鉴赏达到一种美妙的境界。据说唐代有两个宰相:李德裕和牛僧孺。在政治上轮番执政,势不两立。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喜好收藏奇石和玩赏奇石。正如宋人刘克庄所叹道:“牛李嗜如冰炭,唯爱石则如一人。”可见,中国传统赏石文化对古代文人的浸透力和影响力是多么大呀
!


华山小写意
这块华山雄姿,酷似小写意和泼墨的手法,水墨浓淡有致,运用线描和墨、色的变化,明暗结合,描绘的山峰、山体直立如削,形似千丈绝壁,陡峭巍峨。通过形体和质感产生的千变万化,传达出华山的神韵和阳刚挺拔之势。峰上左边淡墨构成的观景台和浓墨勾画出悬崖峭壁上的苍松翠柏,枝繁叶茂,浓荫蔽日。右边的山脉似刀削锯截,深壑如万丈深渊。透过狭谷远眺似山峦叠障,欣赏中使你感到有如身临其境,耳畔仿佛聆听那阵阵松涛,如吟如诵,顿觉心旷神怡。使你真正地领略到华山高峻雄伟的博大气势,享受如临天界、如履浮云般的神奇情趣。


  沅水大写意
这方沅水江畔,构图采用泼墨和大写意的手法,在墨的浓淡应用上尽情地渲染,发挥得酣畅洒脱、淋漓尽致。画面近似于沅水流经湖南桃花源风景区,桃花源一侧悬崖绝壁,山峦叠障,森林茂密,山上瀑布飞流直下。汛期江心的揽船洲致使江面狭窄曲折,滩礁星罗棋布,水流汹涌湍急,使这一带的沅水流域既有三峡之险,又有富春江之秀。将五柳先生笔下“世外桃源”的仙景,在沅水江畔风光雄奇秀逸的景观浓缩于石上。使欣赏者感到仿佛身临其境,被这一美丽迷人的景观所吸引、惊叹和折服。


茂林如工笔
    这枚雪山寒林图,以豪放,简练、洒脱的笔墨描绘耸入云端的雪山和茂密的原始森林,画面气势磅礴、巍峨壮丽。山顶白雪皑皑,闪烁着晶莹耀眼的银光。山腰和山下原始森林的布局运用近似工笔和小写意的画法,茂密的森林里树木参天,树干挺直,郁郁葱葱。山坡、岩石、苔藓,瀑布、溪流、小道,在运笔上轻重疾徐、虚实、疏密相结合,泼墨的浓淡干湿,皴擦点染等手法的表现上,都显得功力深厚和炉火纯青。
    画面中的景物动静结合,富有生机,给人们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去过天山、长白山、玉龙雪山、九寨沟的朋友都见过雪山、森林。此景只应人间有,哪知石上有雷同。它与九寨沟景区,日则沟深处的原貌竟然如此相似,这难道是一种巧合?欣赏中犹如身临其境,让你的思绪沉浸在漫游祖国大好河山的美景之中,使人流连忘返,久久不忍离去。
    这三方奇石的水墨山水画,采用传统的工笔、泼墨、大小写意等手法,禀大自然的精华,集天地之间的秀气,巧妙地展现了祖国名山大川的自然风情和神韵,使我们了解到中国水墨山水画以形媚道的精神内涵。
    近处山石见质,远处山形见势。虽然,它们是来源于石上的天然之画,其深广的艺术境界,可欣赏性和艺术性的价值,完全可以和古代名家的传世佳作相媲美。鬼斧神工们的绘画技巧和艺术特色的魅力,经过大自然的变迁,山体的运动,水的搬运、冲涮、磨蚀等综合作用的概括、提炼和升华,创造出富有生命力和表现力并富于联想的山水画,使它们并不逊色于水墨画中的千年国宝。欣赏中使您由衷地感慨大自然的伟大和神奇。
    天工,永远是最伟大的艺术家。

江南园林,原本就是一种文化艺术的视觉经典。而能这样融情达意,将诗词的境界,园林山水的清逸之气,表现得如此得心应手,精彩传神的,舍其又谁?画绿水青山的江南园林,只有君良,他那一支清新着意的笔,真情潋滟,似发前人所未发,把树、石、池、亭、楼、榭、廊巧妙地规范在一个视觉符号的形式体系中,形成了令人击节赞叹的绝唱!
    画江南云山空蒙之意的米芾,写早春暮秋萧疏之景的云林,仅得江南境界一二,便成一代大家,江南境界无穷,然真得其三昧的却是寥寥。回想当年的君良,勤奋刻苦,不畏坎坷,独独从其艺术契入点,在深入观察生活和对江南文化的熟悉和感知的基础上,师造化、得心源,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倾情艺术,潜心艺术,创出了自己一片真真切切的园林山水新境界。
    君良说,江南园林最是四季分明,春花秋月夏荫冬雪,精彩纷呈变化万千,如何找到表现客观对象和主观感受的结构模式和笔墨程式是十分重要的。强调个人风格的鲜明性是现今画人所共识,个人的图式和“符号”是形成个人风格的重要条件。缺少图式、强调客观易流于自然主义的模仿,但如忽视大自然的丰富多姿而以一二种模式来表现就必然会流于重复。主客观的矛盾是永远存在的,关键在于每个作者不断的实践和对度的把握。君良还认为,山水画,平远最难,就是明四家画里的江南也多高远、深远。山多陡削,水多溪流泉瀑,境皆实,少见山色空蒙、水光潋滟平远之景。而江南之景山明水秀,江河纵横,阡陌相连,古镇小村,长桥古塔,皆天然图画。江南之山山势平缓,少北方连绵大山之雄浑但灵秀多姿,竹树果林掩映,山村水廓相偎,更近人间烟火而令人备感亲切,江河湖泊无尽,藕池菱塘,蟹簖渔庄穿插其间,生意无穷。而深入生活,走进自然,知难而进,就是君良的艺术之路,大量的写生作品,日积月累,大量的创作灵感,欣欣如涌,那漫长寂寞的日子里,那一连串探索的印记,记载了君良在自己艺术奋斗的道路上,几多艰辛,几多悲欢!
    纵览君良2005中国画新作,彷佛于长廊曲折、山石起伏之间尽得俯仰拾趣、移步换景之奇;而柳暗花明,曲径通幽,峰回路转,有亭翼然等境界,又如读诗文之起承转合之妙;看《露淡松荫满院清》,回廊水榭,锦鳞戏水,松林氤,一片清醇世界。《瑞雪启春》,白雪皑皑,与曲廊楼台相掩映,有不尽画意。《芳心犹卷怯春寒》,二月新蕉,似二八佳丽,亭亭玉立。《松风竹韵 》古松苍翠,修竹茂密,拙政园梧竹幽居,妙得秋声秋色。《江南清夏》,点点新荷,翠绿如染,湖心亭畔,可赏四面荷风。《绿雨》雨中游狮子林,如入苍翠壑之中……营造环境,营造心境,以此为寄托,即为艺术审美之佳境。的确,君良的作品中莫不蕴含着生命律动之美,意境婀娜,情趣隽永,物我交融,天人合一,能使我们充分领略到中的文化精神和绵延不绝的传统艺术之博大和精深。
    宗炳说:“山水以形媚道”、“天人合一”的哲理是山水画的内涵,君良的园林山水画,不但具有独特的气质,而且笔墨之间透露着非常典雅的内涵。画面均为全景式构图:完整统一,结构严密。章法以高远、平远、深远透视相结合,空间层次丰富而有变化。山石树木都以流畅飘逸的线条组成,显得风骨峭拔,气势秀挺。搜尽奇峰,将造化收归笔底,使大自然的精神融和于自己的性灵,再以熟练的笔墨技巧和独特的艺术符号化语言,塑造出他所感悟的充满诗意、绰约生动的园林山水境界,我想,这一定是君良先生现在最惬意的悉心思考与丰蕴收获吧!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